二维码支付是创新的本质

1点社群   2019-10-10

经济学家熊彼特在谈到零售领域的竞争时说:“真正的竞争不是来自同样商店数目的增加,而是来自百货商店、连锁店、邮寄购买店和超市。”“竞争压力强迫——不,激发了——企业家用新的想法、新的产品、新的流程、新的组织来替代旧的东西”。创造的驱动力源于竞争,与其说是价格竞争,还不如说是技术竞争。

中国移动支付市场之所以会有今天这般规模,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这两家公司的不懈努力,在培育市场和用户习惯方面几乎都是由市场竞争形成。始于3G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催生了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二维码支付,那么在5G时代会产生何种支付方式?今天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领了市场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这个地位是永固的,就像当年微信支付的红包一样,硬生生从支付宝那里夺下半壁江山。如果再把视线往前推,在2002年中国银联成立的时候,它断然想不到在10年后的移动支付会形成这么大的市场规模并挑战其地位。

不同的技术条件会催生不同的支付方式,而监管机构要做的就是要保护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保证市场主体通过创新来满足用户需求。今天很多机构在抱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占据了二维码市场的主要份额,转而向监管机构谋求“公平”的市场份额,这意味着它们已经放弃了创新的努力,而这种事一旦积少成多,多少会对市场的创新机制会产生影响,扭曲市场主体的激励机制。

而创新恰恰是当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最为缺乏,让创新者有回报这应当是监管机构在考虑监管政策时必须要考虑的因素。微信和支付宝在第三方支付以超过90%的市场份额获得了回报,那么那些开创了聚合支付模式的公司呢?不应该成为支付条码互联互通的牺牲品,它们也该获得合理回报。一言以蔽之,市场相关公司利益受损是小事,摧毁创新机制才是大事。

相关文章